商圈

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弄堂风情> 【静安之路】红黑万航渡——散尽多少风云人物

【静安之路】红黑万航渡——散尽多少风云人物

发布时间:2016-03-24


1.webp.jpg

万航渡路,跨静安区和长宁区,南起愚园路,北至曹家渡折向西,最终与长宁路相接。在租界时代,它叫“极司菲尔路”(Jessfield Road),为1864年上海公共租界越界筑路。1943年租界交还中国后,该路改名为“梵皇渡路”。梵皇渡路原是以苏州河的一个渡口命名,纪念梵帝冈天主教教皇的意思。1964年,以谐音改今名万航渡路。其全长4830米, 马路曲曲折折,宽宽窄窄,极致处甚至颇有些曲径通幽的感觉。走在这条路上,总给人一种错综迷离的感觉,你能依稀感受到当年越界筑路时五方杂处、龙蛇混杂的畸形繁华和喧嚣。



万航渡路

223弄

书法家李天马旧居

三义坊

2.webp.jpg

万航渡路223弄三义坊建于1930年,属花园里弄砖木三层结构,其中19号是书法家李天马旧居。

李天马,广州人,现代书法家。任职银行,却乐于书法,遍习二王、怀素、欧阳询等诸家。后应聘广州美术学院教授书法,受聘为广州市文史馆馆员。1962年移居上海,任上海市文史馆书法组长并多处兼职书法教授。居沪期间,收徒不索费、不受礼。曾为书法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主持拍摄书法教学影片《怎样写好毛笔字》和《笔中情》。著有《楷书行书的技法》等。



万航渡路

320弄

胡适1926-1930年旧居

近代史上最具争议的人物

3.webp.jpg

极司菲尔路49号,今天是万航渡路320弄42号。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近代史上著名的大人物——胡适,就曾住在这里。这是座独门独院的小洋房,如今破旧得几乎看不出以前的颜色。

在上海居住期间,胡适接受了光华大学教授的聘任,同时又与徐志摩、梁实秋、邵询美等筹办《新月》杂志和新月书店。而徐志摩和陆小曼的婚姻,也是由胡适充当“月下老人”的。但是,当年有传言说最初是胡适看上陆小曼,因其无法跟太太江冬秀离婚,陆小曼才转向徐志摩的。真真假假,我们已无法确认。但是,从现存的书信等文字资料来看,胡适与陆小曼的情分确实不浅。

4.webp.jpg

胡适素有好客之名,因此当时“我的朋友胡适之”是许多人的口头禅。鲁迅曾讽刺过那时的胡府,说是“大门对谁都敞开着”。沈从文也说,那时“胡适每天要接见许多客人,外国的多,中国的也不少,谈论天下古今,言不及义,应酬时连声‘嗯、嗯、嗯’,不时打哈哈,谈到一些小问题,眉飞色舞。

胡适在中国政治界、文学界、学术界和思想界的地位,怎么论及都不为过。而他与毛泽东之间从导师到“敌人”的恩恩怨怨,也令后人颇为费解。最终,胡适成为近代史上最具争议的人物。



万航渡路

323号

张元济旧居

我与胡适是邻居

5.webp.jpg

在胡适寓所斜对面的极司菲尔路40号(今万航渡路323号)是一座两开间带有尖顶的二层英国式建筑风格的花园洋房,住着商务印书馆经理、出版学家、上海市文史馆第一任馆长张元济。当年,胡适与张元济“衡宇相望,时相过从”。张元济的家乡海盐澉浦出产名贵水果鉶李,初夏果熟,亲戚寄来后,张元济总要赠几枚给胡适品尝。张家后院辟有荷花池,结了莲子,张元济总是让园丁折下数支送往对门胡适的寓所。那时,胡适在写《中古思想史长编》,经常过来向张元济借阅古书,他写完一两章,即送张元济阅读。每次张元济总是读了又读,给予很高的评价。

6.webp.jpg

由于商务印书馆两次毁于日寇炮火,张元济家庭经济也大受影响,不得以在1939年把居住了25年之久的此处住宅售给了上海建筑营造厂的老板陶桂记,自己租赁了霞飞路(今淮海中路)善钟路(今常熟路)口的一栋三层楼的新式里弄房子居住。陶老板买下该房后进行大规模整修,加盖一层,并在西面空地上新造一栋楼与之相连。新房刚竣工还未入住,就被“76号”汪伪特务闯进来强占了,成了吴四宝手下汉奸特务潘达的公馆。抗战胜利后,汉奸潘达被枪决,房屋作为敌产被没收。解放后这幢楼房成为解放军部队家属的宿舍。20世纪90年代,随武宁南路拓宽市政工程的需要,张元济这幢故居也被拆除了。



万航渡路

435号

旧国府高官陈调元旧居

章含之的亲生父亲陈度

7.webp.jpg

万航渡路435号,曾是民国陆军上将陈调元的寓所。陈调元出身北洋,与段祺瑞、吴佩孚、张作霖等人并称民国十大军阀。其子陈度,又名陈伯权,是民国最著名的纨绔子弟。

陈度花天酒地,不得父亲喜欢,就动心思讨好老爷子。陈度花一万元在美国定制了一辆16个缸的大别克装甲防弹车,连蒋介石都没有。陈调元不敢坐,想退货又怕美国公司不干,无奈收下了这件奢侈品。他的姨太太们为显气派,在车上安装了奔驰车的喇叭。

8.webp.jpg

19纪30年代,陈度对上海滩上有名的交际花谈雪卿一见倾心,两人很快纷纷坠入爱河,不久谈雪卿就有了身孕。然而陈度却早有婚配,由于父亲大人对儿子婚外情的极力反对,陈度和谈雪卿最终没能走到一起。当时谈雪卿已诞下的陈度的孩子,最后被章士钊收养,取名章含之。章含之聪颖漂亮、优雅端庄,加上章士钊养女的身份,被称为“上海最后一个名媛”。章含之后来还曾担任毛泽东的英文教师,文革期间与外交部长乔冠华结婚。



万航渡路

435号

逸夫职业学校

原极司菲尔路76号汪伪特工总部

9.webp.jpg

今万航渡路435号,还是一片罪恶的“歹土”,懂点历史的人肯定会想起一个号码:“76号”(原极司菲尔路76号)。抗战时期,日本帝国主义曾在上海扶植起一个汉奸特工机构,这个打着汪伪集团“中央执行委员会特务工作总指挥部”旗号的特务组织,犯下了种种罪行。

 “76号”的创始者是李士群。李士群早年参加过共产党,曾赴苏联学习,后被捕叛变成为国民党的“中统”特务。1938年又投靠日本特务机关当了搜集情报的汉奸。日军侵占上海后,为急于控制上海,便出钱、出枪,指令李士群尽快建立汉奸特务组织。

10.webp.jpg

李士群觉得自己的号召力不够,请来了甘当汉奸的“军统”、“中统”双料特务丁默村。话说丁默村的寝室兼办公室就在“76”号的正中的高楼的二楼,里面有一张床,可丁从来不在上面睡觉,他睡觉的地方是寝室里的洗澡间,因为那里四壁都装有防弹钢板,丁默村每晚就在浴缸上放一张棕棚,铺上被褥,睡在上面。他们网罗愿意降日的“军统”、“中统”人员作骨干,另收买流氓、地痞等社会渣滓作打手,拼凑起了一个汉奸特务组织的班底。

充当日本侵略军鹰犬的“76号”,曾派出大批特务乘夜进入法租界,将国民党政府掌握的中国农民银行20多位职员集体屠杀。“76号”下属的各“行动大队”中,充斥着地痞流氓。杀人如麻的“76号”并有一条规定:凡枪杀一个人,即发给500元的“喜金”,进一步刺激了汉奸特务们的杀人欲。“76号”势力最盛时,将其触角伸向了日伪军所能控制的多个沦陷区,李士群也成为汪伪政府的江苏省主席。

1943年9月,日本人不满李士群势大,由宪兵司令部出面宴请李士群,并在饭中下毒。三天后李士群死在家中。死时全身体液排空,仅有猴子那么大,死状极为恐怖,这也许也是对他的报应。李士群死后,“76号”也随之覆灭。

11.webp.jpg

如今这里已经变身成为上海市逸夫职业技术学校,“76号”原主要建筑于1994年学校改建时拆除,建筑的模型及天牢、水牢、地牢等资料存于校内的“76号”旧址史料陈列室,或许学校操场下至今还存有当年残害爱国人士的地牢。



万航渡路

540号

盛恩颐旧居

一夜输光百幢房产的花花公子

12.webp.jpg

在“76号”的对面,小院树阴背后深深藏着一幢老别墅华园。 现万航渡路540号,其主人是19世纪晚期清政府邮传大臣、被誉为“中国实业之父”和“中国商父”的盛宣怀的第四个儿子盛恩颐。

盛恩颐从小备受宠爱,养成了骄纵、任性、挥霍无度的习性。他承袭了其父在汉冶萍总公司的职位,继承了万贯家财,娶了11房姨太太,子女多达27个。他的正妻是曾任民国国务总理孙宝琦的大女儿孙用慧,一口流利的英语,曾进皇宫当过慈禧太后的口语翻译。

13.webp.jpg

他周围有一群酒肉朋友,都是上海滩花钱如流水的小开,最要好的是大盐商周扶九的三孙子周孳田,世称“周三”,“周三盛四”时称一对活宝。

盛老四在跑马厅养了75匹赛马,他在上海滩跑马聚赌,日斥万金,硬是把盛家在老北站对面的,100多幢弄堂房子一夜输尽了。等到抗战胜利时,盛老四家中的的金山已经被他挖空了。1958年,晚年凄凉的盛恩颐,死于苏州盛家祖业留园门口的房间里。如今的“华园”是一家叫华怡的化工企业,和盛家没有丝毫关系。



万航渡路

618号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

译厂

14.webp.jpg

沿万航渡路继续朝北走,618号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之所在。新旧各个时代的老上海民居散落在其四周,院内没有高房,几座矮矮的小楼让院子看上去很安静。这里是我国唯一的美术电影基地。其前身为东北电影制片厂美术片组,1950年迁来上海,1957年4月正式成立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驰誉中外的《大闹天宫》、《哪吒闹海》、《西岳奇童》、《牧笛》、《三个和尚》、《宝莲灯》等动画片出自该厂。

上世纪5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大概都看过《大闹天宫》的动画片,这部片子,由“万氏兄弟”(万籁鸣、万古蟾、万超尘、万涤寰)于上世纪20年代拍摄成功,是中国动画电影的开始。

15.webp.jpg

“618号”还代表着上译厂的一段历史:1950年6月上译厂翻译片组,迁至万航渡路618号。条件极为简陋,当时只有一个录音棚,用麻布包稻草作隔音墙;只有一台放映机和一台苏制光学录音机,共用一个话筒。



万航渡路

623弄

中行别业

银行同业内第一员工宿舍

16.webp.jpg

万航渡路623弄,原极司菲而路96号,为中行别业,意思是中国银行在营业用房外所置的物业。是旧中国银行的员工宿舍,也是我国银行同业内第一员工宿舍。

当时建立中行别业的决策人是宋汉章。宋汉章是中国银行(当时尚为大清银行)首任总经理,一贯生活俭朴,爱护下属。据传言,六十年代他在香港去世时,身后遗产只有数万美元。以宋汉章这样作为中国首屈一指的历任中行廿卅年之久的高层的银行家,宋公算得上两袖清风、廉洁奉公了。

17.webp.jpg

传说一位中行的高年资小职员病逝,向来厚爱部属的宋汉章,逢员工去世必亲临凭吊。他发现该老员工一家四口挤居一处。为老员工停灵,家人拆去了床铺。但毕竟居室浅窄,老员工的灵床头顶灵桌脚顶临天井的长落地窗,令窗门都关不上。时值滂沱大雨,窗外雨水不断倒灌进来。宋汉章看在眼中心里十分难过,为中行员工提供免费优质居宅的念头就此油然而生。

1923年10月31日,由宋汉章提出,经常务董事会讨论通过,买地起造“中行别业”。第一批建造的是砖木结构的单开间三层楼的联体石库门房子,供高年资低收入的居住环境差的低级员工居住。直到1930年,才特别营造经付理的花园住宅,供当时九位经付理居住。中行别业的建成,不知羡煞多少打工白领,除了显示了中行殷实的实力,也体现高层以民为本、体恤员工的良苦用心。



万航渡路

1575号

华政校园

原圣约翰大学

18.webp.jpg

在万航渡路的西头,1575号,现在是华政的校园,过去,这里就是中国近代最著名的大学之一,圣约翰大学。

圣约翰大学(Saint John's University),是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中叶,美国圣公会在上海创办的一所享有盛誉的高等教育学府,是在华办学时间最长的一所教会学校,被称为“东方哈佛”。

19.webp.jpg

如今,走进华政的校园,简直就是一个历史博物馆,怀施堂、思颜堂、树人堂、西门堂、思孟堂、裴蔚堂、同仁楼等每一座特色建筑后面都凝固着一段让观者迷醉的历史。开阔的欧式草坪,欧洲古典风格的建筑,绿色在起起伏伏地势的映衬下,深深浅浅,给人一种神秘又幽深浪漫的感觉。

20.webp.jpg

圣约翰培养了多少学子,看看校友名录你就会被震撼到,这些人对中国20世纪的历史进程,都起到过重大影响:顾维钧、宋子文、严家淦、林语堂、荣毅仁、邹韬奋、周有光;法学家史久镛;外交家施肇基;政治家俞大维(俞正声是其堂侄孙)、俞鸿钧、钟士元、鲁平、钱李仁;教育家张伯苓、孟宪承、张建邦;作家刘以鬯;作曲家瞿希贤;实业家刘鸿生、吴舜文、经叔平、宋子良、宋子安、孔令侃;建筑学家沈祖海、张肇康、陈从周;宗教人士丁光训、邱励、徐诚斌;经济学家蒋中一;科学家钱绍祯、萧孝嵘;电影制片人邹文怀等人。

21.webp.jpg





系列导读:

【静安之路】常熟路——老上海法租界唯一以中国人名字命名的道路 【点击阅读】

【静安之路】穿越巨鹿路——时尚背后掩映的都是上海老故事 【点击阅读】

【静安之路】爱情华山路——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 【点击阅读】 

【静安之路】传奇愚园路——带你见证旧上海的风风雨雨 【点击阅读】

【静安之路】风流常德路(上)——那一段风花雪月的事 【点击阅读】 

【静安之路】风流常德路(下)——那些峥嵘岁月的往事 【点击阅读】



搜索微信公众号“静安寺商圈微社区

qrcode_for_gh_6c2a5a0b129d_258.jpg

不一样的商圈,不一样的生活

@Copyright 2012-2015 JingansiCBD. All Rights Reserved.上海静安 沪ICP证16986号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常熟路100弄1号 版权所有:上海静安寺商圈企业服务中心 技术支持:上海岩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