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圈

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弄堂风情> 【静安之路】传奇愚园路——带你见证旧上海的风风雨雨

【静安之路】传奇愚园路——带你见证旧上海的风风雨雨

发布时间:2016-01-19

1.jpg

愚园路很短,只有2700多米。1860年,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率军进攻上海,与清军和英法联军作战,静安寺一带战火连天。当时上海道台在静安寺北侧开辟了一条很短的军路,因路头有座叫“愚园”的园林而得名。1911年租界当局继续筑路。之后二三十年间,数以百计风格各异的高级花园、别墅、新里相继而起。众多社会名流云集于此,八方风云涌动于此,演绎成为沪上一条不同凡响的传奇之路。


愚园路

81号

刘长胜故居

麻将搭子原来是中共书记

2.jpg

这座小楼原先在久光百货所在地,整座外墙是卵石墙面。建筑为砖木结构,沿街三层楼房。改建时平移200米,从愚园路11号移到了今天的愚园路81号。1946年至1949年,中共上海局副书记刘长胜就居住在这里,小楼因而成为当年中共地下组织的秘密机关,上海局书记刘晓常到这里和刘长胜讨论开会。刘长胜家在二楼,当时的地下党市委书记张承宗则住三楼。

每次,地下党在刘长胜家中联络,刘长胜的妻子和孩子都在屋外放哨,一发现动静,便将麻将搓得哗哗响。时间一久,周围人都以为这位矮胖的老板爱搓麻将,虽然人来客往,却从未引起怀疑。以至于上海解放后,报上刊出上海市委领导刘长胜的名字,邻居老太惊呼:“伊难道是阿拉格麻将搭子‘刘胖’?!”

当时国民党军宪特方面的情报,几乎没有一次不提到刘长胜,把他列为黑名单上的首要分子。1948年秋,国民党政府换发身份证,就是想搜捕地下党领导。他们那里知道,刘长胜正安稳地在愚园路81号这幢小楼里搓麻将呢!


愚园路

218号

百乐门

潘汉年住处,与魔鬼打交道的人

3.jpg

百乐门是旧上海著名的销金窟,全称“百乐门大饭店舞厅”。1932年,商人顾联承投资七十万两白银,购静安寺地营建Paramount Hall,Paramount一词有“最高、至高”之意,1932年百乐门营建时即用此英文招牌,其原意是突出它的高档,并以其谐音取名“百乐门”,迎合民众心理。1933年开张典礼上,时任市长的吴铁城亲自出席,张学良、徐志摩都是百乐门的常客;陈香梅与陈纳德的订婚仪式也在此举行,卓别林夫妇访问上海时也曾慕名而来。

抗战期间,百乐门成为获取各种战略情报的重要窗口,也是日伪和国共四方谍战角力的主战场。1939年9月,一身上海小开打扮得潘汉年化名萧叔安,住进百乐门的豪华套房,周旋于日本特务和汪伪汉奸之间,很快编织成一张卓有成效的情报网络。他手下的工作人员,各个时期包括内勤外勤不过三四十人左右,队伍短小精干,却富有极强的战斗力,创造了中共情报斗争史上的奇迹!


愚园路

361弄

愚谷邨

文人墨客中的秘密联络点

4.jpg

愚谷邨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由杨润玉、杨元麟设计,风格上中西合璧。中式风格主要体现在空间设计上,包括天井等要素可以感受到江南民居的影子;西式风格主要体现在装饰上,包括内部的壁炉、马赛克地砖与铸铁的楼梯等,都是欧洲室内装修的典型。

在愚谷邨曾居住过许多文化名人。37号是著名画家应野平旧居,65号是著名女作家茹志鹃、王安忆母女的旧居。121号二楼亭子间是著名电影演员沙莉和凌之浩夫妇住所。

1943年,根据新四军城工部指示,地下党员方行(化名方鹤亭)在上海创建进化药厂和秘密联络点,主要生产新四军急需的药品,地址选在了121号底楼,这里出口众多,便于撤离。平日里,方行迎来送往、交游广阔,汪伪政权的一些重要人物也常来做客。周边邻居只晓得这户人家有大来头,想不到来来往往的客人中有许多地下党员。更令人称奇的是,当时住在三楼的竟是汪伪特工,敌我双方同住一楼数年,居然相安无事,真可谓潜伏中的潜伏。


愚园路

395弄

涌泉坊

烟草大王的童话城堡

5.jpg

愚园路395弄涌泉坊,因静安寺涌泉得名,共建有住宅16幢。其中15幢是西班牙风格的3层新式里弄住宅,1幢为西班牙式独立花园住宅,便是24号烟草大王陈楚湘的私宅,又称“陈家花园”。

1925年,陈楚湘偶然在报刊上见到了一张美女照,他请来了著名画家谢之光,精心绘制成了极富女人味的“美丽”牌烟标。香烟女郎身材丰满,目光婉约,纤纤细指夹着一支香烟,烟雾缭绕中风韵尽显。

孰料,烟标女郎是当时京戏名伶吕美玉,吕瞧见烟标后,以“形象侵犯”的名义打官司。此事经报纸大肆炒作,反而使“美丽”牌香烟名声大振,销路大开。最后与吕美玉达成协议,每卖出一箱提取5角钱给吕美玉,吕美玉由此变成了大富婆。


愚园路

483弄

愚元坊  邓演达旧居

农工党早期联络点

6.jpg

邓演达是民国时期鼎鼎大名的人物,是黄埔军校总队长、教育长,北伐时任国民革命军政治部主任,在黄埔系中影响力直追蒋介石。蒋介石叛变革命后,邓演达又是著名的国民党左派,并在上海创立了中国农工民主党。

蒋介石对邓演达又嫉又恨,密派第十一师师长陈诚伪装拥护邓演达的样子,拿出一笔钱给他做活动经费,并让邓演达派人到他的部队工作。邓演达以为陈诚是自己的旧部,可以争取过来,便将自己的活动情况陆续告诉他。这些消息,陈诚都原原本本地向蒋介石报告,甚至邓演达给他的信,也原封不动地送给蒋介石拆阅。这样一来,蒋介石对邓演达的活动便了如指掌。

1931年8月17日,邓演达在愚元坊20号(现址12号)为农工党地方干部培训。其间有个叫陈敬斋的叛徒,听讲未及一半,假装肚疼离席外出,向警备部侦缉队报告,培训班随即被包围,邓演达等十余人被捕。在狱中蒋介石软硬兼施,要他宣布解散组织,并许以高官厚禄,邓演达都严词拒绝。1931年11月29日,邓演达被秘密杀害,时年36岁。


愚园路

419弄12号

富商郭棣活旧居

永安公司

7.jpg

郭棣活生于澳大利亚,祖籍广东。永安集团创始人之一郭葵之子。1923年郭棣活进入美国麻省纺织学院留学,成为郭氏家族的第一个出洋留学者。回国后,到永安纺织公司担任副总经理。 

新中国成立后,郭选择留在国内。在抗美援朝中,带头捐款,推动同业完成捐款95亿元(旧币)。同时将价值250万美元的纺织机械设备和原材料运回祖国,支援国家建设。1953年2月,毛泽东约见荣毅仁和郭棣活,谈话之中希望他俩在内地办企业。他即与荣毅仁等人共同出资在合肥组建安徽纺织一厂。

永安纺织公司先后建立了5家纺织厂和1家印染厂。其中永安二、四厂公私合营后于1958年与国棉八厂合并。永安三厂于1960年转为上海无线电三厂。永安五厂于1960年撤并。永安一厂与永安印染厂在1960年合并,1966年改为上海第二十九棉纺织印染厂。


愚园路

404号

市西中学

8.jpg

市西中学前身为 “尤来旬学校”,1869年由具有中英混合血统的尤来旬女士创办,招收在沪外侨子女。此举得到了上海外籍人士支持,其中英籍商人汉璧礼爵士捐赠了大笔款项,学校得以扩大和改善,校名先后改名为“汉璧礼蒙童养学堂”、“西童公学”。1946年在“汉璧礼西童公学”基础上,留美博士赵传家建立了市西中学。 

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市西中学地下党员顾和积极争取赵传家留在国内。正是由于她的卓越工作,上海解放时,市西中学的校长赵传家没有离开———不要小看这项工作,这可是当时上海二十多所公立中学中唯一一位留下的校长!

不过顾和并不是在自己的学校迎接上海解放的,就在胜利前不久,她刚刚发展的一名新党员刘桂馥被捕了,她只好躲到了愚园路中实新村的同学家里。那是最难熬的一段日子,她既关心着上海何时解放,又担心着被捕的刘桂馥,1949年5月27日早上,领导终于通知她:上海解放了,你可以解除隐蔽了。她马上回到市西,第一句话就是:刘桂馥怎样了?还好听到的是一个好消息:就在之前一天,当刘桂馥和另一些被捕的同志被押赴刑场的时候,解放军打进来了……


愚园路

520弄27号

连环画家顾炳鑫旧居


9.jpg

顾炳鑫,上海宝山顾村人,是我国著名的连环画家。他擅长于版画、连环画、中国画。从事连环画创作40余年,创作100多本连环画作品。在当时的连环画坛有着重大的影响力,和天津的连环画家刘继卣合称为“南顾北刘”:被誉为“白描圣手”。人们熟知的连环画《渡江侦察记》、《红岩》、《阿Q正传》、《列宁在十月》、《英雄小八路》等,都出自顾先生之手。


愚园路

523弄5号

东方经济图书馆旧址

现挂愚园路521号门牌

10.jpg

许多人都曾有个疑问,抗战后那些被日本人抢走的文物典藏到哪了?

实际上,抗战胜利后,军统指派邓葆光任上海敌产处理局逆产组长,负责接收了日本人及汉奸的数十万册书籍和档案资料,又从中挑出七万册善本书。1947年7月7日,东方经济图书馆开馆。藏书内容主要为原属日本人所办上海满铁事务所、日本工商会议所所藏的经济门类资料。此外还有部分线装古籍。该图书馆虽然附属于特务机构,但在当时混乱情况下,依然保存下大批珍贵文物。

曾为军统特务的邓葆光是湖北红安人,解放后由香港回归大陆,所携文物后来也如数回归。邓葆光一生风风雨雨,带有强烈的传奇色彩。描写他的纪实小说书名就有《拂晓归来》、《拂晓前的密电》、《魔窟奇人传》、《少将情报官拂晓归来》、《殊途》等等。


愚园路

546号

金融大鳄孙衡甫旧居

孙家花园

11.jpg

546号中有两幢欧式洋房,堪称上海早期花园建筑中西合璧的典范。它的主人就是民国初年的银行业巨头四明银行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孙衡甫,因此这里也被称为“孙家花园”,现为上海计算机研究所使用。

辛亥革命时,上海四明银行发生挤兑,孙衡甫临危受命担任经理,使该行迅速发展,存款最多时达4000万元,成为当时全国最著名的商办银行。孙衡甫又大量进行房地产投资,与孙家花园一墙之隔的四明别墅也由其投资建造,并由他的四姨太亲戚居住。 

孙衡甫这个四姨太张璧如也是位奇人,她不仅生得十分貌美,而且颇有“旺夫运”:在社会博彩骗局的“白鸽票”发售中,她买的彩票居然中了10万银元的头奖,这笔飞来横财成为了孙衡甫最强大的助力。张姨太比孙小21岁,虽然大字不识一个,但颇为擅长上流社会社交,成为“不识字好吃饭,不识人头吃不好饭”最好的注脚。自她进门后,孙再没有娶过新人。


愚园路

576弄43号

流行音乐之父黎锦晖旧居

四明别墅

12.jpg

2004年春节,央视播出纪录片《百年歌声》,开篇就响起了黎锦晖《毛毛雨》的旋律,这首歌被公认为中国第一首流行歌曲。更为家喻户晓的“小兔儿乖乖,把门儿开开,快点儿开开,我要进来!”也是黎锦晖大作。

黎锦晖是上世纪中国流行音乐的教父。1927年起,他先后创办了“中华歌舞学校”、“中华歌舞团”、“明月歌舞团”,培养出来的人才在当时都红极一时。尤其是金嗓子周璇、作曲家聂耳,都是他培养拔擢的。

1929年,黎锦晖率领舞校到东南亚巡回演出,造成空前轰动。但黎锦晖却因学员纷纷被当地挖角而困守新加坡。他为了赚取回国路费,一口气写了100首“家庭爱情歌曲”,结果不但赚了钱回国,还闯出了事业的新局面,各大唱片公司无不以邀约黎锦晖作曲的音乐为最高目标。他因此录制了数百张唱片,上世纪三十年代的流行歌曲,90%是黎锦晖所写。


愚园路

579弄

刘晓故居

中实新村

13.jpg

中实新村曾经是中国实业银行高级职员住宅,是砖木结构的新式里弄住宅。其中44号是刘晓故居。 

刘晓是谁?地下党上海局书记!如果你看过《战上海》这部电影,上海解放时镜头中地下党领导人的原型就是刘晓。1937年5月,刘晓受中央委派来上海重建地下组织,与日伪周旋。解放战争后期,组织发动了反饥饿、反内战、反迫害运动斗争遍及全国60多个大城市。上海解放时之所以没有毁于战火,除了粟裕大将在排兵布阵上不惜牺牲外,刘晓是最大的功臣。


愚园路

608弄

华三川旧居

文元坊

14.jpg

608弄里面左右两边的房子风格各异,一边单体,一边连体。有的为西班牙式,设券柱外廊,作断檐山墙;有的外墙为水泥拉毛饰面,清水砖墙窗框;底层均有小院。其中81号为工笔画家华三川旧居。许多人从小就是看他的连环画长大的。旧居中西合璧,浑然一体,明快而不失凝重,艳丽而不失清雅,仿佛先生的仕女画漫绢灵秀,雅俗共赏。


愚园路

641弄

胡蝶寓所

蝶村

15.jpg

蝶村建于上世纪20年代,有二层新式里弄房屋11幢及平房8幢。据说因著名女星胡蝶居于此弄,故名。

胡蝶,民国时期“电影皇后”,为人风流灵巧,情场上更是斩获无数。尤其是“九一八”前与张学良绯闻无数,抗战时与戴笠共筑温柔乡,更为世人侧目。时人云,“赵四风流朱五狂,偏偏胡蝶正当行。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


00000.png

系列导读:

【静安之路】常熟路——老上海法租界唯一以中国人名字命名的道路 【点击阅读】

【静安之路】穿越巨鹿路——时尚背后掩映的都是上海老故事 【点击阅读】

【静安之路】爱情花山路——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 【点击阅读】 

00000.png

02.jpg

@Copyright 2012-2015 JingansiCBD. All Rights Reserved.上海静安 沪ICP证16986号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常熟路100弄1号 版权所有:上海静安寺商圈企业服务中心 技术支持:上海岩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