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圈

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弄堂风情> 【第十季】弄堂之耻,叛国叛家的六大汉奸

【第十季】弄堂之耻,叛国叛家的六大汉奸

发布时间:2015-08-12
第十季

弄堂之耻,叛国叛家的六大汉奸


78年前,日本法西斯全面侵华。八年间山河破碎、民不聊生。在那即将亡国灭种的岁月里,有一些人少有雄心、长所作为,早已地位显赫、身居要职,本该成为救国纾难的中坚,却因一己之私背叛国家、背叛民族,甘当变节投敌的民族败类。他们是中华民族的叛徒,身死名败是他们必然的结局,他们罪行和名字将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向使当时身便死,一生真伪复

——头号汉奸汪精卫

●从一大代表堕落为二号汉奸

——继任“主席”陈公博

民国时期最无耻的革命投机分子

——朝秦暮楚周佛海

极品谍魔的罪恶人生

——三姓家奴李士群

●汪精卫都看不下去的变节者

——畏罪自裁陈群

●婴儿见之都不敢出声的恐怖主义者

——魔窟头目丁默邨



向使当时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头号汉奸汪精卫


1.jpg

汪精卫旧居


在中国近代史上,说起“汉奸”来,人民都会不约而同地想起汪精卫这个人。在中国抗日战争的最艰苦时期,他身居国民政府高位,却公然发表叛国艳电,表示响应“近卫声明”,走上了可耻的卖国道路。


2.jpg
汪精卫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1910年1月汪精卫与黄复生等抵达北京,开设守真照相馆,暗中策划刺杀摄政王载沣,事后被捕,判处终生监禁。在狱中起初决心以死报国,赋诗咏志,一时为人传诵,此后受肃亲王善耆软化,意境为之一变。


3.jpg
黄复生


汪精卫死里逃生,幸获自由,让他滋长恋生怕死的情绪,一想到被捕,就出现“莫向燕台回首望,荆榛零落市寒烟”的心境。他对清室也有感恩心理,他曾说:救我命的是肃亲王,我每当回忆这个时候的事,总想到清朝末期的伟大政治家。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汪精卫革命伊始,追随孙中山先生,成为他的左膀右臂。国父弥留之际,汪精卫还为他代写革命遗嘱,留下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著名对联。但是在1927年蒋介石的“四一二反革命”之时,他却喊出了“宁可错杀千人,不可使一人漏网”,对共产党人进行了血洗,背叛了曾经的革命。


4.jpg

汪精卫出任伪政府主席


在中国抗日战争的最艰苦时期,1938年底日本近卫内阁两次发表“近卫声明”,公开对国民党政府进行政治诱降。这时,国民党统治集团内部发生了严重的分裂,身为国民党副总裁的汪精卫公然发表叛国艳电,表示响应“近卫声明”,走上了可耻的卖国道路,背叛了自己的祖国

汪精卫是一个卖国者这是没有疑议的事情,然而历史的诡异之处却在于无论是当时还是后世,为其辩护,为其惋惜者层出不穷,这其中包括胡适这样的人物。


5.jpg

汪精卫戎装照


究其原因,无非是汪精卫投日之前是当时中国风评最好的政治人物,其投日初衷也算是“忧国忧民”的缘故。然而,这一切真的只是汪精卫表象罢了,汪精卫出走之后立即要求日本彻底轰炸重庆,这里可有半点把“人民”放在心中的影子?在南京明知日本对他纯属利用,和平全无希望,他依旧恋栈不去,一意孤行成立伪政府,这里可有半点把“国家”放在心中的样子?说来说去,汪精卫这样的“革命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不管他们打着什么旗号,假借谁的名义。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革命家”们终究有原形毕露的一天。




从一大代表堕落为二号汉奸

——继任“主席”陈公博


6.jpg

陈公博旧居


陈公博出生于广州北门的一个官宦之家,9岁开始至15岁,入学堂接受传统的汉学教育,教书先生是自命为“康梁传人”的梁雪涛,先后就读于北京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但令人想象不到的是生在将门,留学美国的他并没有成长为一个满腹经纶、儒雅恬淡的读书人,却成为中国近代政治史上的一个撒旦,诡异多变,最终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7.jpg
陈公博


自称“乱世能臣”的陈公博,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建者之一,却又毕其终生精力与之作殊死决斗;他是国民党最忠实的党徒和最卖力的党鞭,一生身为国民党的核心巨僚,一世为其号呼转徙、招降纳叛,最终却被这个党的总裁枪毙处死。他自称挚爱国家和民族、反对日本侵略,事实上却是中国历史上第二号大汉奸,汪精卫死后,他又成为南京傀儡政府的首脑。


8.jpg

陈公博任职上海市长


五四之后,许多人抱着各种动机参与到"革命的洪流中"。陈公博也混了进来。1921年,党的一大召开,陈公博作为13名代表之一,还带着新婚妻子,拟定了游玩计划,兼顾着个人蜜月旅游。一大会议讨论期间,陈公博关心的也是能不能参政当官。因多数人反对共产党员到旧政权中做官,陈公博后来回忆说感到“心内冷然”,导致“不由得起了待机而退的心事”。又因亲历巡捕搜场和凶杀命案,一日两惊吓破胆,竟然未出席一大闭幕而携妻游玩去了,成了一大代表中唯一一个半途而退的逃兵。

之后陈公博又参加国民党,先反蒋再投蒋,四处投机钻营。汪精卫投敌后,陈与汪狼狈为奸,出任伪上海市长等一系列伪职。汪精卫死后,他又接任汪精卫所有职务,为日本主子站台卖笑,可谓鲜廉寡耻之极!


9.jpg

陈公博在江苏高等法院接受审判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汪伪政权日暮途穷。1945年8月25日,陈公博夫妇等人乘机秘密离开南京飞抵日本,10月3日又被强行引渡回南京,关押在老虎桥监狱。1946年2月,陈公博与陈璧君、褚民谊等三人被押往苏州狮子桥监狱关押。随后,江苏高等法院在苏州道前街第一法庭对陈公博进行公开审判,法官认为:对陈公博应 “从重处断,以为叛国者戒”,并在判决书中指出:“陈公博通敌谋国,图谋反抗本国,处死刑。”6月4日,江苏高等法院奉命将陈公博在江苏第三监狱执行死刑。陈公博的家属将其尸体运到上海,连墓碑也不敢立,悄悄地将其埋葬在一处公墓中。

10.jpg


诡谲豪宕如陈公博,在其生前亦不得不时时发出哀号。他一生中仅写过两本自述身世的文字,一名《寒风集》一名《苦笑录》,皆是不良命运的忏兆。其题目的“寒”与“苦”,透溢着永无逃遁的悲愤。




民国时期最无耻的革命投机分子

——朝秦暮楚周佛海


11.jpg

周佛海旧居



从信仰共产主义到鼓吹卖国主义;从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到蒋介石的亲信、到汪朝股肱、到上海行动总指挥;从革命者到卖国巨奸。周佛海其人变化多端、朝秦暮楚,在中国现代史上没有任何一个人物能与他相比。


12.jpg
周佛海


周佛海出生于湖南,出世不久,其父病故,家境败落。 周佛海在乡塾接受启蒙教育,后考入沅陵县高等小学堂。1917年,他在好友和学校的帮助下,东渡日本留学。接受了当时的革命教育。1921年7月回国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13.jpg
朝秦慕楚周佛海


1923年毕业回国应邀来到广州出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秘书,同时兼任广东大学教授。随着地位的变化,他与党的离心倾向日益加重,并散布对党的不满情绪。后来竟公开声明与共产党脱离关系。成为国民党右派营垒中的干将和蒋介石的心腹,宣称自己要做一个“国民党忠实党员”,叫嚷“攻击共产党,是我的责任,是我的义务”。


14.jpg


当时国民党右派时任广东大学校长的邹鲁聘请他兼任广东大学的教授,给周佛海月薪240块大洋。照当时中国共产党的规定,周佛海应每月交纳党费70多元,杨淑慧认为丈夫辛辛苦苦赚钱不容易,每月交这么多钱太可惜,就鼓动周佛海脱党。于是周佛海就给中共广州区执行委员会写信,要求脱离共产党。当时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广州区委执行委员的周恩来曾经多次找周佛海做思想工作,都被周佛海拒绝。其人品质之低劣可见一斑。

投靠老蒋的日子里,凭着自己的诡计多端,周佛海一路青云直上。蒋介石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先后建立两大特务组织中统和军统。周佛海身兼两个大特务组织负责人,成为蒋介石最亲信的大红人。


15.jpg


抗日战争爆发后,随着全国抗战的呼声不断高涨,周佛海随同汪精卫组织“低调俱乐部”,与抗日唱反调,鼓吹“战必败,和未必大乱”的投降主义言论。还与日本侵略者暗中勾结,进行谋求“和平”的勾当。1938年,周佛海随汪精卫投敌,位居汪伪政府三号人物。在汪伪营垒中,周佛海通过金钱收买和封官许愿等手段,发展和培植亲信,还搞起特务组织并亲自担任头目,这就是臭名昭著的“76”号汪伪特务魔窟。


16.jpg

周佛海狱中日记


抗战胜利以后,周佛海被软禁在重庆,后来又被移交南京监狱,几经折腾以后,被特赦改判为终身监禁。后因心脏病复发,毙命于老虎桥监狱,尸体草草葬于汤山的永安公墓。荒烟蔓草,终将一代巨奸彻底埋葬。



极品谍魔的罪恶人生

——三姓家奴李士群


17.jpg

愚园路749弄63号



愚园路749弄是一条神密的弄堂,一个小小的弄口,不经意间也许就走过去了。一旦进入其中,你会发现蜿蜒曲折的弄堂内,竟然别有洞天。越往里走,竟是越来越开阔起来,眼前也渐渐明亮起来。但走着走着,你更会觉得它的巧妙。主弄连着侧弄,侧弄又连着小侧弄。在小侧弄堂的不可思议之处,往往又有一条暗道,穿过暗道之后,眼前柳暗花明居然就到了另外一个更为开阔的侧弄。乱世的房屋,才会有如此诡异的设计。李士群就住在这弄堂的63号。他的一生就如这蜿蜒的弄堂变幻莫测,他一仆数主,成为同时为“四方”(苏日国共)“服务”的多面间谍,在那段风雨如晦的黑暗历史中演绎着自己的“四色”人生。


18.jpg
李士群


李士群出身极为贫寒,年轻时流浪到上海,饿昏在原山东学政叶泽梦家门口,被叶所救,带在身边做小厮,而后上演一出中国版《红与黑》,像于连那样成功娶了主人家的大小姐。

他先是参加共产党,被捕又转而投入国民党,南京沦陷后又成为日本人侵华的爪牙。这种“三姓家奴”的卑劣作为,与许多臭名昭著的大汉奸,比如陈公博、周佛海丁默邨等人如出一辙。不过作为脚踏多条船的多面间谍李士群有甚之而无不及。他曾受中共派后遣留学苏俄,在特种警察学校受训,而这个学校就是契卡组织的秘密训练机构,契卡就是后来的克格勃。天资聪颖,出类拔萃的李士群迅速成为民国初最专业的特工头目,而且被他的老师苏军参谋总部情报头目谢苗·彼德罗维奇·乌里茨基将军“慧眼”所识,被秘密招募为苏军情报总局的直属情报员,最终被打造成一名以苏军为第一效忠对象的红色特工,从此开始了他的超级鼹鼠的间谍生涯。


19.jpg


早年克格勃的训练,此时在李士群身上发挥残忍无边效力。1929年李士群回国,成为周恩来直接领导的特科一员,但他很快投靠了军统,转而大肆抓捕污蔑共产党员,造成了极大威胁!抗战之后,李士群不仅自己卖身求荣,而且大肆拉拢军统中统特工为日本人卖命。他不仅残害抗日群众,而且使中统和军统在日占区组织都受到极大的破坏,大量特工被捕被杀,尤其是李士群先后抓获军统四大金刚的王天木和陈恭澍,使戴笠几乎要撤掉军统在上海的整个组织。共产党骂他是叛徒,国民党视他作“有历史问题的人”。但李士群嗜血的欲望不断扩张,仗着日本主子,又谄媚汪氏夫妇,终于从罗君强手中抢到了“清乡”大权。走马上任,大展拳脚,居然“清”到了一个江苏省“主席”。扩展势力,建军建校,锋芒毕露,排斥异己,达到权力顶峰。却不知“官运亨通,死期将至”。


20.jpg
戴笠


戴笠和陈立夫曾命令手下特务不惜一切代价干掉李士群,都因种种原因没有得手。后周佛海寻机设计,借刀杀人,挑唆日本宪兵队在1943年9月将李士群在一次晚宴上用一碟牛肉饼毒毙。晚宴当晚他突然开始腹痛、上吐下泻,被诊断为中了阿米巴菌毒。李士群明白是遭到日本人的毒杀,临死前曾想过自杀,对身边的人说:“我死倒没什么,可我干了一辈子的特务,竟然还是给日本人给算计了,我这是自己对不住自己。” 1943年9月11日,李士群在交代完要手下干掉熊剑东的遗命后,便一命呜呼。


21.jpg

李士群一家


76号特工总部是历史的一道伤疤,也可以说是人性中恶浊之面会聚而成的一个深渊。在76号大行其道的时代里,我们看到了丧心病狂,人性泯灭,看到了螳臂当车的可笑;但也看到了斗智斗勇,看到了大义凛然,看到了救国救民的坚强。具体的历史时代规定了其主要的基调,却没有规定每个人选择的方向。李士群身处乱世,剑走偏锋,纵使一时风光无量,终究不过黄粱一梦,难以善终。




汪精卫都看不下去的变节者

——畏罪自裁陈群


22.jpg

长乐路778号


长乐路778号住宅是沿街独立式花园洋房,为新式里弄住宅,属现代建筑风格。鸟语花香、树木苍翠,本是美景,却因曾经是大汉奸陈群的逆产,而不由得无故蒙羞。


23.jpg
陈群


陈群,字人鹤,早年留学日本,曾加入同盟会。陈群少有志向,痛恨满清政府,15岁时曾在城头施放书有反清标语的风筝被拘押。后追随孙中山,曾变卖房产支持革命。北伐后,陈追随蒋介石,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中,大肆捕杀共产党人。当时,市民间有所谓“狼虎成群”之说,其中“成群”,即暗指大侩子手陈群。


24.jpg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


然而,陈群对蒋介石的效忠却没有从一而终。抗战爆发后,山河破碎,国难当头。汉奸梁鸿志却在日本军方的操纵下,于南京成立了以五色旗为标志的伪维新政府。在这位同乡的殷勤唆使和高官厚禄的诱惑下,陈群欣然出任伪行政院内政部长。当时,连尚未变节的汪精卫都看不下去,痛斥陈群之流,声称为其感到惭愧。陈群则两耳不闻天下骂,一心只做大汉奸,他卖力的工作,很快得到了日军顾问的高度赏识。


25.jpg
梁鸿志


1940年伪国民政府成立,汪精卫也走上了卖国投日的不归路。两位汉奸终于物以类聚、合污同流。陈群在新的伪政权中管路亨通,历任内政部长、江苏省长和考试院院长等职,多次参与签订出卖国家主权的条约和协定。


26.jpg

陈群全家福


与诸多汉奸一样,陈群不仅不思救国纾难,反而贪婪无度,广置房地产。为掩人耳目,他竟用妻子儿女的名义立户,开篇提到位于长乐路的这幢住宅,就是以其小老婆吴国英的名义购买的。


27.jpg
陈群与吴国英


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陈群因恐惧遭到清算,服下日本人送来的毒药而畏罪自杀。身死名败,就是一代汉奸的下场。然而,致命的并非毒药,早在叛身变节之初,就注定了万劫不复的结局。




婴儿见之都不敢出声的恐怖主义者

——魔窟头目丁默邨


28.jpg

极司菲尔路76号


丁默邨,电影《色·戒》中大汉奸易默成的原型,其叛国投日,双手沾满爱国志士的鲜血,被外国记者称为“婴儿见之都不敢出声的恐怖主义者”。


29.jpg
丁默邨


丁默邨早年加入过中国共产党,后投靠国民党。抗战爆发后,他二次变节,叛投日本侵略者。在国民党处,丁一度受到重用,官至军统第三处处长,还主持“招待”过从延安叛逃武汉的张国焘,后因贪污被二处处长戴笠告发。


30.jpg

今万航渡路435号


认贼作父后,为邀宠日本新主子,丁默邨在上海极司菲尔路76号(今万航渡路435号)组建了汪伪特工总部,并自任主任。在他的执掌下,“76号”罪行累累、罄竹难书,不足四年时间制造了3000多起血案,时人称之为“魔窟”。其中以“郁华案”和“郑苹如”案尤为骇人听闻。郁华是著名作家郁达夫的哥哥,时为上海公租界高等法院庭长,是抗战期间第一个遭“76号”杀害的中国高级司法人员。而郑苹如就是电影《色·戒》中的原型王桂芝。


31.jpg
郑苹如


郑苹如风姿卓越,曾上过上海第一画报《良友画报》的封面。她聪颖机敏,胆略十足,19岁即加入中统,以母亲日本人的身份周旋于日本官佐之中,曾预示汪精卫投日,还计划过色诱绑架日本首相之子。接到中统“美人计”的命令后,郑苹如佯装成涉世未深的少女,以丁默村曾是中学校长的名义布下罗网。1939年12月底,郑以购买皮大衣为名,将神魂颠倒的丁默邨骗到位于静安寺路的一家皮货店。然而,老奸巨滑的丁默村发现了暗藏的特工,乘小汽车仓皇逃跑,子弹只击中防弹车门。事后,年仅23岁的郑苹如被诱杀,而丁默邨本人也因行事不慎,而被排挤出76号特工总部。 


32.jpg

受审时的丁默邨


抗战胜利后,丁默邨被关押在老虎桥监狱。据《陈立夫回忆录》记载,丁一次借狱外治病之机游览玄武湖,被记者以《丁默邨逍遥玄武湖》报道。蒋介石知道后气得拍着桌子叫道:“生病怎还能游玄武湖呢?应予枪毙!”

俗语云:昔日杀人者,人亦杀其头。一声清脆的枪响,46岁的丁默邨在人人称快的掌声中结束了罪恶的一生。死前没有任何遗言,死刑笔录算是他最后章节:“子弹由脑后进,由仰面左眉边穿出,当即毙命。”


0000.png

系列导读:

第一季 宗教场所之旅,体验洗涤心灵的宗教文化 【点击阅读】

第二季 邨坊里弄之旅,体验海派文化和老上海风情 【点击阅读】

第三季 特色老建筑之旅,体验上海昔日美丽与气息 【点击阅读】

第四季 女神故居芳踪,寻觅老弄堂的倾世情缘 【点击阅读】

第五季 谍战之旅,探寻静安寺周边那一段尘封的传奇 【点击阅读】

第六季 商贾大亨,探寻静安寺弄堂深处的往日豪门 【点击阅读】

第七季 民国纨绔,那些躲在弄堂里的王孙公子 【点击阅读】

第八季 风尘舞女,那些散落在岁月深处的弄堂沉香 【点击阅读】

第九季 名士风骨,弄堂深处的家国天下 【点击阅读】

第十季 弄堂之耻,叛国叛家的六大汉奸 【点击阅读】

第十一季 弄堂暗战,嗜血抗日的地下党人 【点击阅读】

第十二季 弄堂之幸,全民族抗战中的文臣武将 【点击阅读】

00.jpg

静安寺商圈微社区欢迎对弄堂风情系列有兴趣的小伙伴共同参与撰文,想展示自己才华的小伙伴给我们投稿吧~

@Copyright 2012-2015 JingansiCBD. All Rights Reserved.上海静安 沪ICP证16986号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常熟路100弄1号 版权所有:上海静安寺商圈企业服务中心 技术支持:上海岩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